1327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我睁开沉重的双眼,揉了揉略微发痛的脑门,依旧忘不了昨夜的疯狂。

   山田惠子即兴跳了一支舞,舞姿迷人,我不知不觉就深陷进去,最后不知咋的,跳着跳着就回屋了,本来很担心她的肚子,但一来是那中药没少喝,二来是着实没抵住诱惑……

   双手拍拍脑门,然后从衣服兜里摸出一只烟点燃,这办得叫什么事,原本是过来听她答复、劝她考虑的,没成想最后竟然整到了一起。

   山田惠子还在沉睡,但她昨晚的那种我见犹怜之姿已经深深烙印在我心头。

   动作轻轻地下了床,不曾想还是把她晃醒。

   山田惠子幽幽地睁开眼:“是龙樱社。”

   “嗯?”

   我出屋的身形僵住,这么莫名其妙地一句话,怎么听都像是说梦话。

   “我和神宫清,都是龙樱社的人。”

   山田惠子再次强调一遍,这次我才听明白,她是在跟我坦白,真真正正地坦白。

   在马场,我曾试探着问她和神宫清有没有关系,她当时是一口否决,而今却承认了。

   清纯美女的花花世界唯美写真

   在恍惚之余,我还有点欣喜:“,真的愿意配合邱雪莹调查?”

   山田惠子靠在床边,微微颔首:“愿意,但不是为她,是为!”

   我坐回到床上,山田惠子依偎过来,将她了解的一切娓娓道来。

   龙樱社,于27年前在东洋兴起,而后发展的越发壮大,时至今日,龙樱社在整个东洋的经济、政治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背后关系错综复杂,在东洋,龙樱社代表着绝对的权威。

   龙樱社中有四个后起之秀,作为未来的核心人员培养,这四个人分别是山田惠子、神木、神宫清和野信,两男两女、两文两武,是从诸多年轻社员中千里挑一选出来的。

   山田说她向来搭档的就是神木,那个人身法诡异、精通忍术,杀人无数,但这趟华夏之行,神木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没能随她一起来。

   我打趣地问山田,是不是因为神木没跟来她才寂寞的?

   山田微恼着说,她才不喜欢那种冰疙瘩!

   由此可见,神木一定是一位只做事不讲话的高冷之人,这种人尤为可怕。

   另一组就是神宫清和野信,神宫清我见过,也领教过她的身手,的确是个难与之辈,但野信就很陌生了,山田直言开龙樱武馆的就是野信,神宫清现在应该在野信那里,区别于山田和神木,神宫清和野信这些年感情越发的热络,恐怕今后还会有成家的打算。

   原来办武馆的就是野信,也难怪武馆开业的时候山田会去,恐怕同为一社效力,她也不得不去吧。

   而他们来华夏,表面看起来是办棋馆和武馆,实则上是执行社里交代的任务。

   山田惠子额头轻仰:“我总共接到两次大的任务,第一次是接近窃取配方,第二次就是阻止疯人动乱市区。”

   我低下头,见山田惠子正在看我,她既然打算承认,就会站出来面对,再也不会逃避。

   “那配方到底是用来做什么,为何这么多人都惦记它?”

   “配方不止一份,龙樱社里也有一份,老大曾拿给我们四个看过,和那个材质完全一样,只是内容不一样罢了。”

   “什么?”

   如果说现在是惊讶,那么山田惠子接下来说的话,就足以让我震撼了。她说:“而且我猜测,这些疯人肯定注射了药剂,而且药剂就是用社里的配方制作的。”

   我感觉整个思路都快炸了,她话里的信息量太大。

   “就是因为这个猜测,我曾向社里提出质疑,结果,社里罢免了我在珠海的一切事物,所有的疯人通通交由神宫清和野信负责,而且,我已经两个月……”

   话音戛然而止,山田惠子意识到自己口误。

   “两个月什么?”

   “两个月没和社里取得联系了。”

   山田惠子淡淡地说,这两个月应该是她度过的最黑暗的两个月,若不是我最后出现在她身边,她真的觉得自己熬不下去。

   我沉思着问:“龙樱社千方百计想得到我手里的配方,是不是因为这两张配方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我也说不准,但有个大概猜测,手里的和我们社里的配方,都是用来改变人体机能的,只不过这个比较良性一些。”

   “怎么知道?”

   山田惠子睫毛动了动:“推断出来的,别忘了我可是社里的智囊!”

   我太傻了,她说什么就信什么,连龙樱社都不清楚我手里的配方是良性还是恶性,她却能特别笃定地说出来,为什么我当时就不多想想呢?过了很久。

   “罗阳。”

   “嗯。”

   “我是不是不算一个合格的社员,竟然跟讲这些!”

   “但站在了正义这边!”

   “想知道我为什么拿到的配方,又还了回来吗?”

   “是因为我不想再看见伤痛了,我有过一个充满伤痛和黑暗的童年,真的不想再经历了,哪怕是去经历别人的伤痛。”山田惠子沉声说道,做社员不够格,但她想做个够格的人。

   珠海出了疯人事件后,警察局经常堵满了失踪者家属,山田惠子曾偷偷去看过一趟,看到那些悲痛欲绝地家属们,她的心很痛很痛,所以才去质疑老大,造就了如今社里对她不信任的局面。

   但如果让她再生一回,再走一遍这样的路,她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不会的,不会再经历这些。”

   我紧紧地拥着她,那一刻她浑身都在抖。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交出手里的配方,一定!”

   我点点头,曾经不了解配方到底是干什么的,以致于差点交到神宫清手里,如今想来,还真是险啊!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小姨为什么不跟我讲配方是干什么用的,只说是很重要,那是因为她也不晓得配方的作用,但却清楚这东西至关重要。

   “我只知道这么多,倘若有新的发现,会第一时间告知。”

   山田惠子毕竟只是一个社员,即便是按照未来的核心社员培养,但一些机密之事压根不了解,换句话说,她们只有执行命令的义务,没有质疑和不解的权利,她质疑了,换来的却是社里的不信任和不重用。

   “山田。”

   我沉默了好久,终是唤了她的名字。“啊?”

   “跟我讲了这么多,就意味着很多东西都变了,不再是从前的山田了,一定要当心自己的安危,出门带着枪,一定要谨慎。”

   倘若龙樱社发现她背叛,那报复手段难以想象。

   “放心,我虽然不会武,但这并不是比力气的时代,比的是科技!”山田惠子轻笑出声,她对自己的枪法还是有自信的。

   “注意安全。”

   我亲吻她的额头后离开,这么多的信息需要立即知会给邱雪莹,让她来拿决定。

   “山田决定配合了?”旅店标间门口,邱雪莹语气透漏着欣喜,“太好了,有了她的配合,我们可以直接端掉龙樱武馆。”

   V@A(首rX发*

   “但她现在不能出面作证,情况很复杂。”

   我懂邱雪莹的意思,她是想让山田惠子指证,这样就可以拿到逮捕令去武馆抓人。

   “为什么不能?”邱雪莹满脸疑惑:“端掉龙樱武馆,就代表疯人事件结案,我会保证对山田宽大处理,这些还不够吗?”

   “可龙樱武馆幕后还有人,不把他们揪出来,就不代表着结案,而且,从我的角度考虑,山田现在还不能暴露出背叛之意。”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龙樱社会不会就是无双所说的第四方,因为山田所述和之前发生的联系在一起,给我的感觉是龙樱社太像那个第四方了。

   包括龙樱社里的那份配方,还有向一临死前留下的“尤”字,它会不会是个残缺的龙字,向一收了钱为江家卖命,可到头来他发现江家和东洋人勾结在一起策划阴谋,但凡是个血气方刚、站着撒尿的华夏爷们儿,都不会忍了这口气,所以他选择反抗,却没能斗过对方,想着逃回珠海把消息通知于我,因为他知道,在整个华夏里,跟江家最不格路的就是我,他想只有告诉我,才能阻止江家和龙樱社的阴谋,可他还来不及说,就被对方派人暗杀。

   诸多疑点都渐渐浮出水面,过往发生的一切明晰起来,我越发觉得龙樱社和江严、乃至是许光义等人有关联,甚至他们还在预谋着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

   邱雪莹还在犹豫要不要打给张丽,我抢过她的手机:“能不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查封龙樱武馆,是,是结案了,可以去跟上级邀功,我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线索来查当年的事,就这么被斩断,我该怎么办?我把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了,就不能把信任也交给我吗?”

   邱雪莹听明白我的言外之意:“是不是查出什么来了?”

   “我已经有了大致的头绪,只是需要时间去实施调查。”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