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1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然要,贝贝已经说了要给我生。”我非常认真地说道,这个大业我已经和汤贝贝忙活很久了,只是一直没结果罢了。

“好吧,就当我没说过,睡觉。”小姨拍我肩膀一下,轻声说道。

我听出她语气有些许的失落,却弄不清楚原因,只好说些她一起躺下。

“手拿来。”刚躺下去,小姨就伸出手对我说道。

“干嘛啊?”我疑惑地把手放到她手上,跟着问道。

“离我近一些。”小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把我拽近她一些,然后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跟着又把头埋到我胸脯上面。

我被她的动作给惊到,手放在上面不是,拿下来更不是,一时间竟然僵在那里。

“不就是跟小姨睡个觉么,有什么好紧张的?”小姨用手摸摸我的胸膛,抬头看我一眼。

她抬头的那一刻,我们的嘴脸差点贴住,我甚至能闻到她吐出的芬芳,“紧张倒没有。”

“搂着我。”小姨拍我肩膀一下,然后把脖根微微抬起,示意我把胳膊放进去。

我愕然地看她一眼,但见她抬起头不肯放下来,只好把胳膊放进去。

文艺少女吊带碎花裙大秀香肩美肌养眼写真图片

我刚搂住小姨,她就把嘴脸埋在我脸颊附近,不停地吸气呼气。

小姨这么做,让我感觉她好像是故意的,她每呼吸一口空气,我的心仿佛跟着颤抖一下。

就在我想请求她休息的时候,她突然在我脸上啵一口。吧嗒的回声好似依旧回绕在房间里,我却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

吧嗒,又是一口。

我仿佛身处一片独立的空间,脑海中什么都没有,只能感受到脸颊上传来的温热。

想出声呼喊,嘴角却被堵住,接着一个湿润的东西钻进我的嘴里,我本能地吮吸回应着。

只感觉身侧有个佳人,根本没意识直接把她压在身下,手攀上并不雄伟的峰,甚至是撕扯开面前的一切阻隔。

狂热,无比的狂热让我本能的索取,索取那份温热。

就在最后的关头,一双清凉的手搭在我的腰间,腰上传来的丝丝凉意,让我突然恢复意识。

等看清楚眼前的一幕,我突然呆住了,小姨竟然让我揪的一丝不挂,而她正碧眼迷离地扶着我的腰。

那一瞬间我想给自己的嘴巴,差点闯出大祸,我赶紧闭眼不看小姨,捡起我的衣服就往上套。

小姨突然坐起来,抓住我的手臂。

我另一只手握住小姨的手,然后缓缓把她的手拿开,快速把衣服套上去。

小姨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失神地把衣服穿好,接着背对我躺下,很用力地拉下被子。

我被她的动作吓一跳,靠近她躺下搓搓其的后背,“小姨,对不起,我刚刚……”

“又没做错,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小姨回过身来,贴着我睡下。

我动了动嘴脸,最后也跟着她靠下,没继续引起话题。

我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心里非常的烦躁,睡得特别不踏实。

接下来三天,小姨都让我在楼上睡,当然我们只是谈心,没有再想第一天那样。

三天里,我每天打电话,询问汤贝贝那边的进度,希望她能早点商量完,回来解救我的尴尬处境。但她说还要等等,等她什么时候把妈妈哄开心了,商量起来才有把握。

眼看三天就要过去,汤贝贝才给出我明确的回应,她说今天晚上会去妈妈屋里睡,顺便把去珠海的事情说明。

我让她好好说话,不要闹得太僵。汤贝贝夸我懂事,说她自己有分寸的。

于是乎,整个晚上我都没怎么休息好,一直在忐忑这个事情。

小姨看出我的不正常之处,推搡着问我:“有心事吗?”

“嗯,贝贝今晚要和她妈提去珠海一事,我有点紧张。”我如实跟小姨说道。

“瞧瞧,有什么好紧张的,只要和贝贝是真心相爱的,就没人能把们拆开,即便是贝贝的妈妈也做不到。”小姨回想汤贝贝的倔强性格,那是做出决定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主。

有小姨给我打气,我心里松快一些,同时有些期待明天的结果。

此刻,吴玉凤的卧室里,汤贝贝正靠坐在床边犹豫要不要说出口。

“宝贝儿,关灯睡觉。”吴玉凤欣慰地说着,她早想让女儿跟她亲近亲近,没想到今天女儿主动提出要睡她屋里,她怎能不高兴。

“别啊,好不容易在一起睡觉,那么急着关灯做什么?”汤贝贝着急地说道,她还没酝酿好怎么开口呢,妈妈就催着关灯,心里自然会焦急。

“贝贝,我瞅这模样,是有什么话想说吧?”吴玉凤总算是看出女儿的意思,试探着问道。

V最新章√s节◎上0ql

汤贝贝深呼吸一口气,咬咬牙说:“妈九月份我们想去珠海。”

“去,那得去,们刚定下婚约不久,出去增进一下感情也好。”吴玉凤表示理解,她觉得女儿跟我出去玩玩很不错。

汤贝贝捂捂脑袋,“妈,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们……”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汤贝贝还没说完,又被吴玉凤给打断。

“九月份罗阳要去珠海工作,我们恐怕得搬过去。”汤贝贝正了正脸色,她知道逃避没什么用的。

吴玉凤听到这突然沉默下来,看着汤贝贝,“宝贝女儿,不会早就做出决定了吧?”

“我这不是在找商量吗?”汤贝贝依偎到吴玉凤地怀里,用绵绵的声音说道。

吴玉凤摸摸汤贝贝的额头,然后捧着汤贝贝的脸颊,“们还有几个月结婚?”

“不到八个月了。”汤贝贝算了算时间,轻声说道。

“那好,只要这八个月过去,就得一直待在他身边,恐怕没时间再来看妈妈。”吴玉凤语气颇为失落,等了这么多年女儿终究还是要出嫁的。

“妈,我又不是不回来看,说这些做什么。”汤贝贝一听这种话心情就无比沉重,赶紧打断不让妈妈继续说下去。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