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8_a2072

   ♂? ,,

   最怕的就是女人问这些特别磨人的问题,因为有些问题,真的就是和我和妈掉进水里先救谁那样的无解。

   只不过,对于柳智慧,我该做的,就是说实话。

   因为面对她,我不用骗她什么,她都看得出来。

   既然如此,我何必去骗她什么,那我直接说实话就是了。

   我对柳智慧说道:“在我心里,的确不是最漂亮的。”

   在我心里,如果排天字第一号,那肯定非贺芷灵莫属的,她的那种美,已经无人可比了。

   黑珍珠和柳智慧算并列的。

   柳智慧说道:“哦。”

   她却不打算问下去。

   我奇怪道:“不想知道是谁吗?或者问下去一些什么的。”

   柳智慧说道:“有些东西,知道了太多对自己不会有好处。知道有些看起来傻傻的人为什么容易快乐?他们想的少,想得到的少,不会去看去猜不会想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顺其自然。”

   蒙雾少女无比清秀

   我说道:“想说什么。”

   柳智慧说道:“我和,露水夫妻,半路情侣,以后都是会散的,我去在意这些做什么。就像从来不会问我这些问题。”

   我说道:“谁说不在意,我也会在意的好吧。难道,如这么神仙的存在的人,也会在意这个?”

   柳智慧说道:“我只是个女人。”

   我说道:“是个女神,是真正的神。”

   柳智慧说道:“神也管不住的心。”

   我哈哈一笑,说道:“和聊天太有意思了。”

   柳智慧说道:“还有半个小时。”

   我问道:“什么还有半个小时。”

   柳智慧说:“半小时后我要离开这里,去一个地方。”

   我问:“哪儿。”

   柳智慧说道:“要知道吗?”

   我说道:“不想让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想送送,也想和多待一阵子,毕竟很久不见,我很想,特别的想。”

   柳智慧说道:“半小时。我有事。”

   我只能点头。

   柳智慧感慨:“好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三个月,我和人说话从不超过三句。”

   我搂着她,这个可怜的女子啊。

   原本,关于程澄澄的事,我还想问她多几句,可是,我不想再问什么,不想用这有限的时间里,再去谈那些事情。

   我可以解决,何必问她。

   我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柳智慧说道:“再说吧。等我联系。”

   我说道:“就不能让我联系到吗?知不知道我每天想想得提心吊胆的,我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所以我很难受。”

   柳智慧说道:“有人记挂的感觉,真是好啊。至少让自己觉得,不是白活在这个世上。不会像程澄澄一样,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灵魂,游离在肉身之外。不会让我觉得,世上没有了亲人像我的亲人。”

   我说道:“别扯这些,问呢?”

   柳智慧说道:“问我什么。”

   我说道:“留联系方式,只有我能联系得到,互相联系得到,时时刻刻让我知道活着不活着。有困难有危险也能第一时间联系到我。”

   柳智慧说道:“不行。”

   我说道:“有那么危险吗?我不相信。”

   柳智慧不回答我,过了一会儿,说道:“抱我。”

   我一直在抱着她的,只是抱得没有那么紧,我紧紧的,抱着了她。

   她问我道:“爱我吗。”

   她问我的,是废话,我心里想什么,实际上她知道的。

   我说道:“是不是想说我爱爱得不纯粹。的确,我心里老是还想着很多女人。”

   我是坦白着告诉了她。

   她说道:“我们的爱,是不完整的。我们的爱,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没有未来,没有结果,没有任何意义。”

   我说道:“我想回到之前的问题。实际上,心里根本没想过我们的以后,对吧。我的意思是说即使报仇成功了,也不会选择我。因为,我只是一个代替品的存在。”

   柳智慧说道:“在我的生命里,是一个很重要的亲人一样的存在。”

   我问:“意思说我是弟弟。当成了弟弟。”

   柳智慧说道:“弟弟我会和他同床吗?”

   我说道:“那是丈夫?”

   柳智慧说道:“如果有将来,如果能报仇,如果都能活下去,相忘于江湖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我问:“为什么?难道就没想过我们能好好走下去?”

   柳智慧说道:“张河,别问了。”

   我说道:“为什么不问,我爱,知道吗。我时时刻刻等着回来,我幻想着报仇了,我也成功报仇了,我们可以找一个陌生的清净的地方,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的,没人认识我们的,一起开始新的生活,那不好吗。”

   柳智慧说道:“如果非想着要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等我们真的报仇了的那一天,来问我,我会告诉,为什么。”

   我说道:“不要,我要现在说。我就要现在听。”

   柳智慧说道:“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为什么,还是像个孩子一样。”

   我说道:“我要现在知道,如果将来万一有什么,我听不到了呢。”

   柳智慧说道:“听不到,就听不到。那就不用知道了。”

   说完,她倒是笑了笑,说道:“不过最吸引我的地方啊,就是这股孩子劲。也许有一天成熟,改变了,可能吸引不到我了。”

   我说道:“成熟,心里还是爱,不会变。”

   柳智慧抱着了我:“别说话。”

   拥抱的这一刻,时间是静止的,我多么的希望,这一瞬间能够永远停留,我们之间,仿佛超越了夫妻超越了风浪超越了性超越了生命,其实我能通过这个拥抱,感受得到她对我的真实存在的依和爱意,如幽魂的柳智慧,她也有人的温暖和温柔,她在那么多人眼里那么的残酷,但在我这里,我能感受到的就是她的温暖。

   这时候,有人敲门了,我和柳智慧面面相觑,奇怪,怎么会有人来敲门的?

   柳智慧示意我穿上衣服,她也穿上衣服,我们两个急忙穿好了衣服。

   柳智慧在我耳边说道:“去开门,只开一点,看看他们是谁。如果发现不正常,马上跑阳台上,阳台可以爬过去旁边的楼栋,从那边的楼栋可以逃跑。记住了,如果情况紧急,可以不必理我,逃的,他们是针对我的。如果有机会,为我报仇。如果有来世,我做的妾。”

   说完,她对我微微一笑,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说道:“说得有那么严重,真会那么严重吗,我不相信。”

   柳智慧穿好鞋子,她穿的是运动鞋,学生一样的打扮。

   运动鞋也方便她逃跑。

   我走到了门后,门外那人还在敲门。

   我问道:“谁啊!”

   外面人说道:“好,请问可以开一下门吗?”

   一个女的,娇滴滴的声音。

   我问道:“是谁。”

   那女的说道:“哎哟,帅哥,开门不就知道了嘛。”

   女的?

   出来卖的?特殊服务那种。

   我打开门,虚掩着一点,让她赶紧离开。

   是一个穿着打扮很学生妹的女的,问我需不需要按一下。

   那意思就是问着要不要让她给特殊服务一下。

   突然,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原来是柳智慧用力推着关上了门。

   我奇怪的看着柳智慧:“怎么?”

   柳智慧一拉着我:“走!”

   我还不明就里,被她拉着出去了阳台。

   我奇怪了,干嘛呢?

   难道那个女的,是杀手?

   到了阳台,柳智慧爬上了阳台,而阳台跟旁边那一栋楼的阳台,中间有一米这样的距离,一米之间,是空的,这里是三楼,如果失脚摔下去,不死也残废,看着我脚底痒痒的。

   她爬上阳台后,一跃过去了那边。

   到了那边阳台,她对我说道:“赶紧过来!”

   听到房间里门砰的一声巨响,有人撞开了门了。

   我急忙也爬上去了,然后咬紧牙关,跳过去了。

   柳智慧拉着我跑向那边走廊尽头。

   看来她来之前,已经把这里给摸透了。

   在我们刚才睡觉的那间屋子阳台,四五个打扮成大学生青秀模样的人,在阳台上喊:“追过去!”

   他们纷纷爬上了阳台,跳过来。

   果然是杀手!

   打扮成学生样的杀手。

   我和柳智慧一边跑下楼一边问:“他们是冲着来的吗。”

   柳智慧说道:“是!”

   我急忙边拿出对讲的那个耳麦,通知阿楠他们。

   柳智慧问道:“带了多少人。”

   我说道:“很多人,我不相信弄不死这帮家伙。”

   柳智慧和我跑下了一楼,然后问我:“在哪?”

   我拉着他往我们的人所在的那方向跑。

   一边跑,我边说道:“放心吧,我们的人很多!”

   柳智慧说道:“他们人可能也多,恐怕还有枪。”

   我说道:“我们也有枪,但可能没几把。”

   自从出来遭受到越来越多攻击后,我现在基本让他们偷偷带着枪出来,特别刚才出来,特地让他们有人带上的。

   迅速的穿过小巷子,到了外面的的大马路旁,我们的人都在那边,布下了埋伏。

   这边人少,因为挨着大马路了,有不少的树。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