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3_a2066

这场雨时大时小一直到七月二十三的中午才停下。

这次没见彩虹,但阳光很快就出来了,地面迅速收潮。

气温又渐渐高了起来。

傍晚,叶子皓和叶青凰抱了孩子去村里走动一下。

傍晚的阳光没那么烈,但是孩子又可以出来沐浴阳光,对身体好。

村里人见了,都会过来说说话,看看爱笑的孩子现在的模样。

孩子这么小就可以看出皮肤很好,眉宇间神似叶子皓,但眉间一点朱砂又显得温柔秀气。

有记得叶子皓小时候模样的长辈们,都说这孩子比他更漂亮。

用了漂亮一词,让叶子皓很尴尬。

回家以后,叶青凰还在用嘲笑的眼神瞄他。

“哼,我是男人,不好看当然的了,我儿子有你的血脉,漂亮是当然的了。”

叶子皓一脸不高兴地辩解着,只是这话却让叶青凰莫名想笑。

深眼窝和服美女皮肤牛奶白颜色清纯写真

“谢谢夫君夸奖!”叶青凰咧了咧嘴,朝叶子皓福了福身。

“哈哈,我凰儿最好看了。”叶子皓也笑了起来,抬起手掌摸上小媳妇的脸庞。

生了孩子之后丰盈渐消,但脸上的红润依然,水眸盈盈也多了几分妩媚。

他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在馋什么,他们都清楚。

叶青凰俏脸更红,连忙转身不看他了。

夜里,叶子皓读完书躺到炕上时,却没有急着睡觉,而是将小媳妇抱入怀中,蹭了蹭,呼吸便沉了几分。

叶青凰立刻就醒了,扭头看了一眼不由无奈。

但也知道他憋得慌,便没有斥责他,而是伸出了手。

叶子皓知道小媳妇默许了,一声低吼,立刻化身为狼。

“只许一次。”叶青凰低声叮嘱。

“嗯,慢慢吃。”吃久一点也是一次。

叶子皓将孩子转移到炕里去,免得一会儿把孩子摔着了。

憋得太久突然大餐就在眼前,他兴奋得剥衣裳的手都在颤抖,抑止不住地欢喜,让他浑身发热。

一翻缠.绵,进入久违的阵地,顿时舒服得忍不住轻哼出声。

叶青凰也开始回应他,俩人极尽欢愉,却又压抑着不敢弄出太大动静,怕惊着孩子。

“我看明年就把臭小子分屋,让他早些适应宽敞的屋子住起来多好。”

事毕,叶子皓搂着怀中慵懒的人儿,已经开始思索以后的事情了。

“他还那么小,亏你想得出来。”叶青凰微抬头嗔了他一眼。

“他是男儿。”叶子皓理所当然地道。

“照你这么狠,若是又有了呢?”叶青凰忍不住打了他一下,却是好奇。

“臭小子会很乐意带弟弟的,若是个妹妹,说不定他会更喜欢。”叶子皓立刻就有了主意。

“……”叶青凰愣了好久,才说了一句,“不要脸!”

“凰儿,咱们今年别再生了。”

叶子皓突然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情窒了窒,连忙说道。

“说不定刚才就已经有了呢。”叶青凰撇嘴,无语地朝叶子皓翻了个白眼。

田都耕完了,种也播了,谁知道会不会就发芽了呢……

“若是又饿我半年,我也太惨了吧……”

刚还说要生了弟弟妹妹给臭小子带的男人,突然神情便蔫了起来,在那里自怜。

叶青凰被他逗得哭笑不得,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出月子又怀上的事,也不是没有,但我想可能是弄得太勤了,你且忍忍,看我月事何时来吧。”

叶青凰看似安抚叶子皓,实则是求放过。

久旱逢甘露,她也受不住啊。

谁知叶子皓却又低头啃了起来。

“若是一次就怀上了,那我真的太可怜了,不如多吃几次,做个饱死鬼。”

“讨厌,你这样只会更增加受孕机率的。”叶青凰连忙推开他。

臭男人怎么一会一个主意呀。

但看他两眼冒火确实还饿着,最后叶青凰还是用了老办法帮他纾解,才总算消停了。

收拾一翻,重新躺下,这次换叶子皓在炕外抱着叶青凰睡觉,给儿子留了一块空间,也不算热。

第二天清晨,叶子皓读书一个时辰后,叶青凰才醒了过来。

“都怪你,我起晚了。”

叶青凰看着叶子皓手中抱着的孩子,竟然没有哭,不由诧异。

是她起晚了,可小吉祥明显是醒着的,竟然没哭着要吃?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没有喂过的感觉呀。

“我喂他吃了几勺米汤,我跟他说要听话,他就不哭了。”叶子皓一本正经地解释。

其实早上孩子哭的时候,叶青凰没有醒过来,叶子皓正在读书,见了便没有唤醒她,而是自己将孩子抱了起来照顾。

今天早上自然是没有米汤的,不过是昨晚煮饭时留了些米汤,本来是今天早上煮锅巴粥吃,他就舀了一些过来。

孩子只是随便吃了吃,不是熟悉的味道就不肯吃了,但哭的时候,某个无良爹就说:你娘累了,让她睡睡,等会再吃。

或许是在娘肚子里时就和这个爹沟通习惯了,小吉祥竟然不哭了,但也没有睡着,于是叶子皓便抱着他读书。

不过看到叶青凰起身,小家伙立刻又瘪着嘴,哭得一脸委屈,好似刚才是被爹虐待的。

“笨蛋,下次你把他放我怀里,他自己可以吃。”

叶青凰抱了孩子,一脸无奈地横了叶子皓一眼。

孩子要吃奶,她醒或不醒都不重要。

叶子皓听了却是眼睛亮了亮,吓得叶青凰立刻骂了一句:“你不许吃!”

“……”叶子皓嘿嘿一笑,不敢辩解。

又过了两天,他们就开始收拾东西,叶重信也将地里都拾掇了一遍。

就等着二十六这天粮行派马车过来,他们也要回县城去了。

叶子皓和叶青凰也抱了小吉祥去药庐都检查了身体,叶子玉也过去把了脉。

毕竟再回来时早则是中秋,晚则是叶子皓乡试回来。

之后叶子皓又去族里一一拜别。

又与同村几个应试秀才约定,回县学和师长说把他们安排到一起。

族长也叮嘱他们要安心读书应考,不要生事,叶重华历来就将自己当作城里人,与他们不在一条路上,不必结交。

叶子皓便明白,原来族长也是有此担心的。

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身为读书人若连这层心思都转不过来,岂不读成书呆子了? 166阅读网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