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7_a2090

“是我放他进来的!”小飞飞回答。

“你怎么可以”寒月乔原本气鼓鼓地低头,准备说教一番小飞飞。

没想到,小飞飞抬起手,手中放着一张一千两银子面额的银票,脸上还笑眯眯地。

“你怎么可以这么聪明?”寒月乔嬉笑颜开了起来。

伸手就从小飞飞的手中把那一千两银子的银票接了过来。然后冲着北堂夜泫的方向点了点头,自言自语了一句。

“不错,不错,能治病,还给房租!这样的人,再来几个都不嫌多啊哈哈哈哈”

“娘亲慢走!”

小飞飞鞠了一躬,起身看着回屋去的娘亲的背影,忽然抬手,又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千两银子的银票,小脸上也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不错,我也赚了一笔!”

说完,小飞飞将那一千两银票又塞回到了裤子里,笑嘻嘻地回屋了。

在隔壁屋子里舞剑的北堂夜泫,余光忽然朝着小飞飞他们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莫名勾起了一道意味不明地笑意。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极致蓝眼美女迷人

云天这个时候走来,摇头晃脑地叹着气。

北堂夜泫收起剑,看了云天一眼问:“想说什么直接说,不然留着嘴巴也没用。”

云天的了机会,立刻开始滔滔不绝:“尊上啊,这个寒月乔虽然长得美若天仙,可是性格那真的是太泼辣了,不太适合您啊,何况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哪怕是您喜欢那个孩子,也不能爱屋及乌地连他娘也”

云天才说了几句,北堂夜泫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云天说的正来劲,没注意看,口中还在滔滔不绝:“尊上您要是想要女人,什么温柔似水的,冷若冰霜的,要多少都有,何必这么辛苦的在这么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住着,多耽误”

说话的功夫,云天已经围着桌子走了一圈。正好撞见了北堂夜泫那张阴云密布的脸,立刻吓的他噤声不说,还扭头过去看着外面的天空。

“尊上,我觉得这寒王府挺好的!您想呆多久就呆多久,我一定把其他的事情都替您处理好,让您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滚!”北堂夜泫低沉地发出了一声呵斥。

云天如得大赦一样,立刻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时间过得飞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夜晚。

闹腾了一天的寒王府,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静下来。不少眼睛还在寒月乔的宅院周围偷窥着。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往日里寒月乔听之任之,就当没看见。也懒得理会这些被派来偷窥的眼线。北堂夜泫的侍卫们可不允许尊上下榻的地方有别的异样。

仅仅是在那些眼线来到后的一盏茶功夫里,就听见草丛里传来了“嘭嘭嘭!”地击打声。紧跟着就看见一道道人影从草丛里直接飞了出去。

好几个人,就像垃圾一样地被云天和他的手下们托着丢到了寒王府的后门。

他们的主子们也不敢去领,只能让这些家伙被寒王府的侍卫们发现,又再打了一遍,统统赶了出去。

屋子里,烛光摇曳。

寒月乔偷眼看了看门外的那些动静,乐的合不拢嘴。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这个北堂夜泫,来的正是时候。今晚看来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闭上眼睛安睡的寒月乔,不知不觉地一觉到了天亮。等到她起床洗漱了之后,就听见院子门口响起来敲门声。

丫鬟起身去开门,就将江老迎了进来。

江老一脸神秘地笑容,走到了寒月乔的跟前:“盟主,你猜我昨天从七彩麒麟兽身上弄出来的毒药,是什么毒药?”

“什么毒药?”

寒月乔哈气都没有了,聚精会神地听着。

江老随即将他研究出来的成果展示给了寒月乔看。那是一个只有米粒大小的黑色药丸。放在放在掌心之后,江老只是轻轻的一抖手腕,那药丸就直接被抖到了空中,奇迹般地在空中悬浮了片刻,才落回到了江老的手中。

看见这么奇特的毒药,寒月乔仅仅是惊讶了片刻,就脱口而出。

“这不是飞云醉吗?”

虽然没有见过几次这种毒药,但是寒月乔的永乐宝库里对这种毒药也有详细的记载。

这种毒药其实是分子母的。

子药便是江老手中的这种,叫做飞云醉,可以随风而播种的毒药,一般是蛇类,虎狮这样凶猛的动物喜欢误食。吃了之后,就会癫狂失去理性。据说,中了飞醉的人,还会对吞噬过母药的人或物充满了攻击性,不猎食下吞噬过母药的人,就不会罢休。

这种毒药的母药,便叫做青云醒。

可青云醒并不是想炼制就能炼制的,需要用许多稀有的毒药材炼制不说,还需要会下一种驱物咒术。

“查一查,有谁擅长驱物咒术。”寒月乔冷着脸吩咐。

江老听见,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唉,这寒王府果然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那边小昭失踪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现在又有投毒谋害小飞飞的事情出来了”

“废话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寒月乔虽然不爱找麻烦,但是事情临头了,我也从来不是怕事躲事的人,告诉寒山盟,三天不查出来,都给我卸任!”

“是,是!”江老连连点头。

应下之后,江老一边往院子外走,一边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自言自语了一句:“岳老那个家伙,估计要忙疯了,呵呵”

“娘亲,怎么一大早上就感觉你这么生气?是谁惹了娘亲了?”小飞飞软糯的声音在寒月乔的身后响起。

寒月乔回过头去,就看见小飞飞站在自己的身后,睡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头发也乱糟糟地没去管,只拿小手揉着眼睛,一脸疲态。

要是往日,这孩子早就飞扑向自己了。看来这次的惊吓,真的让他受伤不少,确实要让那个北堂夜泫加快治疗的速度了。

寒月乔心事重重地走过去。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