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6_a2066

这种人居然还敢往外婆家去长住,就不怕被大舅娘骂死?

本该由着叶青霞跑去外婆家,吃了苦头再回来。

但既然叶青霞把话说得这么绝,那有些话,她也挑明白说的好。

省得到时出了事,她还要背上骂名。

周围人听了叶青凰的质问,终于又纷纷议论起来。

“真没想到,霞丫头竟然是这样的人,性子差也就算了,这也太狠心了些。”

“是啊,若是自己没钱拿不出来也罢了,有钱为什么不帮帮赵家,那是她的亲外婆家啊!”

“她这么自私,将来嫁了只怕也不得好人缘,说不定还会反过来欺负婆婆呢。”

“你是没看见,上午她连莲儿都打,将来去了婆家若是有小姑子、小侄女的,还不一样能下手啊。”

“心太狠了。”

“……”

外面的人越聚越多,议论声里是指责和叹息,叶青霞脸色白了白,也是怨恨地看向那些说她闲话的人。

蓝色死水库泳衣美女可爱丸子头坐水中嘟嘴甜笑图片

“你们听好了!我叶青霞就是卖身为奴,也不会再回这个家!”

尖锐的声音说得所有人都是一愣,都怔怔地看着她。

人群后面,一棵树下,几个老头听了不由摇头叹息。

“卖身为奴是吧。”叶子皓突然开口。

在叶青霞扭头瞪过来时,他已到面前,突然一伸手就去拽叶青霞的包袱。

“啊!不许抢我东西!”叶青霞变了脸色,猛地伸手去扇叶子皓。

“不是要卖身为奴吗,哪有打着包袱去卖的。”叶子皓手指一用力,就将包袱给拽了下来。

但因叶青霞的争夺,包袱被拉开,里面的东西都落在了地上。

几件换洗衣服里飘出好几张银票,有一两面额的、五两面额的,还有两块碎银、三吊铜钱,另外散落的铜钱大约还有小几十文。

叶青凰看着地上的钱,目光紧了紧。

她起早摸黑干那么多活儿,还要拼命赚钱,只为给爹还债、治病,也让家里人吃得好一点。

她除了早前在山上挖的那支人参卖了十两,只拿出来五两,剩下的一个银锭子一直藏着,她就没个私房钱。

可是叶青霞,这里怕有二十多两吧。

“这么多钱,足够风光出嫁了。”

叶子皓也在低头看着地上那些钱,表情很是感慨,为凰儿不值。

“呵呵,古人说财不露白,是有道理的。一个姑娘家带着这么多钱出门,怕是连人带财都会被坏人弄走,别说回家,回家乡都难了。”

叶青凰也叹息着,暗想叶青霞真有钱,她之前不是一直绣几文、十几文小绣件的吗?是从何时开始绣大件的?

“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我也改主意了,直到出嫁,我绝对不会离开这个家的!”

叶青霞的脸色随着私房钱掉出来,而由白转红,再听到叶子皓和叶青凰的话,又由红转白,最后黑了下来。

财不露白的道理,她怎么会不懂?

原本她一个农家姑娘打个小包袱在外面走,一路坐驴车是很安的。

但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她带着这么多钱出门,会安才怪。

既然外面不安了,外婆家怕是也去不得了,那就哪儿也不去好了。

叶青霞也不打叶子皓了,转身蹲下捡拾自己的东西,当然先把钱收起来。

“绝对不会离开这个家?”叶青凰却是目光嘲弄地看着叶青霞,心思动了动。

“行啊,既然绣花这么好赚,凭什么只有你可以专心绣花我却不能,从今天起,你最好分担家里活儿,否则……”

“别怪我不给你饭吃,只要你出门,你最好将所有的钱带在身上,说不定半夜我都会去撬你的门。”

叶青凰冷笑着,威胁叶青霞。

就算她什么也不做,也不想让叶青霞好过。

果然,叶青霞听得愣了愣,继而起身疯狂尖叫起来。

“叶青凰!你个见钱眼开的疯子!恶心无耻贱蹄子!”

“啪!”叶青凰突然身影一闪,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叶青霞脸上。

“今天看穿了你的本性,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姐姐,但叶家养大你,你应该还爹养育的恩情,今天扣掉你十两到公帐!”

“青喜,从大姐手里拿十两出来,咱们当众做公帐。”叶青凰自然不能指使堂哥,便喊小弟帮忙。

叶青喜早就被这里发生的事情难过得不行,知道大姐在厨房想吃独食,他就进厨房去收拾了一下,怕大姐只顾自己,把锅给弄坏了。

这时候把灶里火都熄了,走出来表情茫然地站在一旁。

为什么大哥、二哥、大姐,他们一个个都只顾自己?就算不顾他,难道连爹也不顾了吗?

眼泪早已落了下来,他不停地抬起衣袖去抹泪。

叶子晨站在一旁也是一脸难过,却不知如何安慰。

这时叶青凰就喊叶青喜去帮忙,叶青喜往前面走了几步,在看到大姐怒目瞪过来时,便又停下了脚步,摇了摇头。

“二姐,这样的大姐,我也不认了,她不要这个家,我们也不要她了,由她去吧。”

“我也不认!我不喜欢她!总要二姐干活!她自己什么也不干还抢吃的!哼!”

小妹也大声表态,本来二姐教她道理,她听了。可是一看到这样的大姐,她就生气。

连二姐都生气了,那她更应该生气。

“咱们不要她,她还是会住在家里,还是会一个子儿都不出,一点活儿都不干哪。”

叶青凰很无奈,现在这叶青霞就是个死猪不怕开水烫,既不能打死,又不能赶出去,留在家里还是个祸害。

可怎么办呢!

她忍不住扭头去看叶重义。

叶重义靠在篱笆上,表情绝望地望着天空。

但他状态却比上次和老太太争执时好多了,看来是这些日子吃药康复了不少,能多承受一些。

“爹,要不把奶奶接回来吧,反正家里债也还掉一半了,再十天,我就能再赚五两,先把外面的债清掉。”

“下个月我再赶两幅,把六爷爷那儿的药钱付了,卖了麦子,你就把扎针钱留着。”

叶青凰知道眼下的局面,爹比她更为难,但眼下这骑虎之势,除了另辟蹊径,怕是没有更好办法来治叶青霞了。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